《矿区鲁班》

 2018-04-09 16:34   

  作者:靖明农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松竹”……清、郑板桥夏日烈焱,烤焦了刀棱山的北峰,炸出的花岗岩石料都烫手。马车队运石料的任务更重了。车輘棱,马啸啸,在黄沙飞扬的沙石路上,铁蹄扣地的声音嗒嗒、嗒嗒嗒……作响。我和水生师傅连续作战,铁锤飞转,送走了一辆又一辆的钉掌马车。

  我每顿吃一串苦荞发糕,有次食堂卖淹坏了的鸡蛋,5分线一个,我一顿吃了二十个,汗水与食量成正比。一天正在生火,准备打马蹄铁时,一纸调连部的调令送到手中,调我去四连(建工处木材加工厂)任文书、即日到位,汤元兴(鸡蛋汤的汤,元宵的元,高兴的兴,汤工长自我解释)。但我却不愿离开。我走了,师傅怎么办?

  早晨,水生师傅用临洮话温情地对我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文书是以工代干,你去吧!我早就知道这里留不住你。我含泪道:你永远是我师傅。

  当晚我拿出一月工资(24元),买了四个罐头,两个午攴肉,两个梅菜扣肉,一箱果酒,白酒要票,井下工每月供应二斤,我们买不到,一条烟,说了一夜知心话,两人都醉了……东方刚现鱼肚白,我已到四连(木材加工厂)连部报到了。厂长杨道宽热情的欢迎,与他握手时,感觉他的中指少了一截,他是一个熟练的七级木工,木工级别最高七级,善管理工厂。徐指导员和谒地分配任务:你的主要工作为二项,第一是做好厂领导的文书工作,及时做出厂部工作计划和各种报表,联系好各工作队的任务及进度;第二担任团委书记,做好青年工作。在兰大附中时,我曾任团委书记,洗玲玲(兰州军区政委之女)为组织委员,大家配合地很融洽。可离校已四年多了,我小声承诺:一定努力完成任务!徐指导员还将宣传和办墙报的事也交给我了。

  四连当时滿员人数二百人,分为二队,一组人马将圆木用带锯锯为各种板材和方料;一组人马主要任务是细木活,将木材加工为门窗,大梁和各种建筑模板和壳子,是建工处最重要的部门。火热的工厂区建设开始了,车间的墙柱刚起,屋顶还未搭起,带锯,大小圆锯,电铇先到了,杨厂长命令马上安装,屋顶后上。烘干房未好,先将加工好的木材平行安放,堆成小山……年轻木匠们四人一组,将圆木抬进加工厂,强壮者抬大头,老弱抗小头,热火朝天,一片繁忙。

  团委工作积极同步推进,组织了一次歌咏比赛和一次乒乓球比赛,在户外的刀棱山,举行了全处的豋山比赛。令人难忘的是,木刻艺木家边老墨(兰大附中会宁知青,后为省文物局领导),用休息时间,自创了一副套色木刻,背景是刀棱山,美不胜收,现在专业画家都很难达到此画水平。他自己选了五块椴木板,先刨平,又将绘出的画反面画到木版上,又用木刻刀将黑,红,黄,蓝,白五块套色木刻版一刀一刀刻出来,最后四处找颜料,众同学协助将画一帧一帧套色制成。整体木刻工艺之繁复,雕刻之精细,画面之炫丽,真为青春杰作,展现了年青木匠的无穷创造力。做为豋山的奖品,奖给前三名,我们这些助力者均未得到(因为制作一份太难了),至今遗撼。他自己也未留下一幅,堪比黄永玉所刻猴票刻版,孤品也!

  建工处的建筑任务越来越多,百业待兴之势;木匠的压力更大,礼拜天变成大礼拜(两周休息一天),我们组织大家义务劳动,大礼拜也不停工,用汗水挑起重担。徐指导员,让我每周办一期墙报,鼓舞士气。我提出一个请求:给我买一套水粉画颜料和一组水粉画排筆,用水粉画报头和插图,图文并茂的展现矿区风彩。

  我用水粉颜料临摹了"毛主席去安源","延安的灯火","飞夺泸定桥",等油画,作为报头,效果非常好(圆了我的油画梦),也画了许多矿工速写,其中有许多矿区木匠。我专注地办墙报,和我配合的是梁茵茵(也是来自种田公社的知青),她是连部的统计兼会计,热情细心,她作好了办墙报的各类准备和帮我描画,剪低,使我们的墙报办的有声有色,成了四连的文化窗口,常用散文,诗歌歌颂劳动者,用真,草,隶,篆在学校学的初级书法,使墙报多样化,多次受表扬,梁茵茵功不可没。

  梁茵茵的姐姐叫梁琦琦在大水头煤矿工作,也是种田公社的知青,和三姐同班同学,常来看我们。每次来四连,我们四个人一定要聚攴,除在食堂打四份饭外,我还要跑很远到指挥部小卖部买两个罐头一一午攴肉和梅菜扣肉,此传统延续到七七年上大学后。每当我回到矿上,聚会时一定要有这两种罐头,有次一桌就摆了十个。大家温馨地交淡,发表个自对国家,时事,未来的看法,热烈而平和,有时还交流夲周所看书的心得,真有"位卑未敢忘忧国"之感,现在想起都特别美好。

  梁琦琦是一个"英雄人物",在文革中的兰大附中有过壮举,我们都很敬佩……那是六八年的深秋,批斗老师,校长的高潮中。一天下午,全校师生紧急集合,低沉地坐在大礼堂中,不知要发生什么事?工宣队长昂首挺胸地站在台前,炸雷般吼道:谁是梁琦琦?站起来!……我!在全校师生的注目中,只見一个眉清目秀,戴了付金絲眼镜的女生应声站起来,平静地回答到;工宣队长大声斥到:你为什么反对群众批斗走资派梁xx(其父亲),梁琦琦回答到:我父亲青年时,就跟随毛主席干革命,我们全家随父亲从北京来兰州,就是听党的话,来建设兰州的,怎么是走资派呢?工宣队长瞠目结舌……在当时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时,真有鉴湖女侠秋瑾之势。在矿区的这批年轻矿工中,在后来多成栋梁之才。

  我在四连文书当的风生水起时,接到在市建一公司当总工的大哥的一封家书,他刚从"牛棚"放出来,格外珍贵。信的大意是年青人必须要有一技之长,不要在机关混日子,实干兴邦。在建筑行业,主要工种为瓦工、木工,因我爱画画,建议选择木工,从学徒干起,当文书不作时,还有一技之长,养家糊口。现在没机会上大学,就把矿区当大学吧!信最后把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诗做为结尾语……心永这憧景着未来,现在常是陰沉,一切都会过去,过去了的便是美好的爱恋。

  我给徐指导员表态,兼文书的职责和团委书记,义无反顾地下车间拜师当木匠了,从学徒当起。

  早晨天未亮,我即先围矿区跑三千米多。回连队后,先给师傅王光角打洗脸水,打早饭。我把一天所用的十多块刨刃和凿子,斧头磨快,做好班前准备。师傅是四川人,说话粗声大气,但活干的细,要求极严,是从省建公司调。来的。他要求抡斧头打眼,不许看凿子手柄,只能盯凿子刃和画线,这样一不小心,斧头就砸在手上,我左手虎口全是伤,手骨都砸伤了,练就了打眼的功夫,一天可打700多个门窗眼。刮木料贴缝子时,不许看木料,只看出的刨花,便知刨的是否到位,又快又好。我贴门心板的水平,在木材加工厂一百多名木匠中,数一数二,师傅都比不过我,真可谓:老中医,少木匠。我入迷地自制各种推刨,有榫木的,青棡木的,铁匠木的,红桦的,枣木的……只要有好的硬杂木,我便截一段做刨子,象工艺品一样,做了一百多个,至今,家里还有一大木箱木工工具,做为青春记忆。杨厂长说,我把矿区一车皮的木料都用掉了,我則在木工案头上,用木板刻了"孔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应他。我用四年时间,学成为一个好木匠。会看图,会做家俱,门窗等细木工活,也会用锛做大梁和支模板……这种技术,一直有用。大学毕业时,准备结婚,我用70多元钱,买了一立方的杂木,七根青棡木,九根椴木。自己下料,裁成板材,用一个暑假,做了"四十八条腿",把结婚的家俱全做好了,书桌用了快三十八年了,现在还在用,且式样很好(选自英国现代家俱图样)。

  那时工作任务重,加大了机械设备加工的投入,但缺乏劳动保护,全凭自己手急眼快,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用电动小圆锯切木楔时,手指离圆锯距离不超过二毫米,一不小心,指头就切掉了。我的师傅王光角,一次在用电铇铇青岡木时,木料中的节疤实然断裂,手全滑进电铇中,三指切掉,一指打断,我把他送进医院拍片时,他已昏倒,在医院的一周内,他都是疼的蹲在床上翻滚,无法睡觉……矿区真是工人们血肉之躯建成的。

  在当木匠时,有几个有趣事情。一是做十二米跨度人字梁时,加工厂大工匠都未自己画线做过。过去木匠做大活,都由经验数据放大样,照猫画虎做出,当大梁跨度太宽,无法放大样时,他们就困难重重了。最终我和下放来厂的哈工大的大学生李校松一起,主要是斜边合力受力点的位置,精确计算,解决了放线问题,杨厂长大为高兴。另一件是大礼堂的排风口,宽20cm,直经外经100cm.内经90cm,由四块组成,但排风叶片不会计算,每条都不一样,我们用笨办法,一片一子片试出来才解决。后来在上大学,学高等教学时,才发现此图形轨迹是一个数学:渐开线的微分方程的轨迹,使我深感高数对图形的重要性。第三件事是木匠窦庆馨的故事,此君满腹诗书人自华,每当上大梁休息时,就坐在木梁上,仰望青天背诗,我的很多诗词都是从他那里学的,他讲的井下奇事。他原是宝鸡山矿的采煤工,一次打眼放雷管时,从煤炭中,打出一只青蛙,已瘦到极至,却是活的,他急忙抓时,却被采煤水流从手中冲出,掉入水渠,未找到。他遗憾地说:如果带到地面,那将是全世界的第二例,第一例在前苏联发现的……在1000米以下的深井中,在煤层中出现活的动物,对生命起源及诸多引深知识的`探讨,太有益了。靖矿窦师兄,有才有识,祝君安好!

  矿区早春的黄花又盛开了,这又是第四个年头了。沙石路已变为宽畅的柏油馬路,骡馬車队已被汽車运输队取代,红会矿的无烟优质"红绵煤"已享誉全国,运煤车队浩浩荡荡……火车也直通红会矿,我们所在地的站名,被命名为"长征"站,象征着红军从这里走过,通向陕北。

  兰大附中从会宁插队,又分配来矿区的知青们,已度过七年多了。从稚嫩的中学生,已变为老工人了。每人都经历了各种艰苦磨难和学习过程,强壮了,成熟了。井下的好多同学,在超级瓦斯矿的险恶环境下,每天都是严酷考验;井上的同学,也均披荆斬棘,负重前行。最大的压力是路在何方?这批兰大附中的高才生,有理想,多才能,有担当,重感情,知性且英俊体健,笃礼崇义,是矿区的优秀青年建设者,但爱情之箭无人射,真有"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花开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之叹。有次在野外干完活回厂时,我们十几个英俊木匠过传达室时,见一个女孩坐在门口(上海川沙县的农民,来看门卫老工人的),问她看上那一个,她说一个都未看上,真是极大地打击了我们的心灵。小同学绿江(后为高校教授)道:好的我怕影响她,不好的又不想找",这就是当时我们的心景。

  每当矿区休大礼拜(每两周休一天)时,我就借自行车,骑十公里上坡路,到宝积山煤矿去过周末,住在同学祖眉宿舍,谈一晚上的读书心得,第二天晚上才回去,多年如此。我至今记得,每次在他宿舍,看到他专心致志地学习孙先生(甘肃诗词学会会长、兰大教授,其父亲)的教案时,心中特别感动一一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也。有次到宝积山矿,头上挨了一小土块,抬头望去,打我的人却不识识;当我再往前走时,头上又挨了一下,我停住了,发现是祖眉。他脸上除了牙齿和眼仁是白的,全是炭黑,他刚从七百个台阶的斜井爬上来……

  祖眉每天下井回来后,就坐在床边专注地研读父亲的大学研究生教案,并写了心得与思考,坚持不懈,这是一个矿区井下电工的初心。有一天,他对我说:咱俩合伙写一部《黄巢》传吧。姚雪珢老先生刚写了《李自成》,现在还没有人写黄巢,这个落弟秀才的故事很具传奇,你去兰大图书舘查资料,我来规划架构,探亲假时(每年十二天),咱们攒钱扒车去古战场实地考查,我说:行!此计划一直未完成,《黄巢传》也没付梓,他却一不小心熬成了大学校长,真是英雄出少年。

  宝积山有四个井下电工的同学,爱好各异,有爱外语的“小老鼠”,有爱哲学和历史的史青,有从江浙世家出来的沈公子,博览群书,挥斥方酋。每当月初一号发工资,且发白酒时,每人二斤白酒,倒入钢筋锅内,飞花令,一拳一杯,醉卧疆場……这帮同学,后来多有建树。

  烏金滚滚,有吾汗水,高楼栋栋,有吾鲁班。这伙四连的青年木工,在七七年大都参加了恢复高考的第一次考试,出了一堆专家学者,教授校长……

  我自制了二方印,一方为:靖远老農,一方为靖远矿工,在靖远煤矿这座金山上,留下了青春的思念。

  编辑:石金栋

   精彩推荐

翠鸟的春天
花海如画
济南大明湖:春光...
春满校园
河北沙河:花海享春光
油菜花黄田野绿
河北故城:碧桃花...
河南封丘:万亩油...

   关注我们

兰州发布 兰州速读 中国兰州网 手机兰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