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15379009688,0931-4809111   新闻邮箱:zglzw2012@163.com  QQ:1538783093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品读  >  文化资讯

是枝裕和著作再版:成年人光靠爱是生活不下去的


稿源:澎湃新闻网 编辑:王丹丹 发布时间:2018-11-09 09:46      【选择字号:

  书封

  中国兰州网11月9日消息 两人的合作始于《步履不停》,在这之后的十年时间里,树木希林几乎包揽了是枝裕和电影中所有的“母亲”角色。对于是枝裕和来说,今年大概是最让他难以忘怀的一年了。数次闯入戛纳电影节主竞赛,终于以《小偷家族》拿到金棕榈,却也阴差阳错的,树木希林在片中扮演的死去的奶奶过早地成为现实,2018年9月15日,树木希林因癌症去世,《小偷家族》成为两人合作的最后一部电影。9月30日,树木希林的葬礼在东京光林寺举行,是枝裕和在悼词中写道:“我陷入第二次丧母的悲痛深渊之中难以自拔。对我来说,您就像我的另一位母亲一样。”

  步履不停

  1995年,影片《幻之光》上映。影片的结尾,由美子跟随他人的送葬队伍走到海边,面对跟来的第二任丈夫民雄她终于问出了自己多年来的疑惑,为什么前任丈夫要选择自杀?从这部改编自宫本辉同名短篇小说的处女作开始,或多或少,关于死亡的痕迹就被久久地印刻在是枝裕和的大部分作品里,下意识地成为了一个始终存在却未曾被具体讨论过的部分。根据社会事件改编的《无人知晓》里,无人照看的四兄妹面对最小的妹妹意外死亡时,哥哥以超乎常人的冷静将尸体带上电车并埋在机场附近,之后剩下的三兄妹照常生活;是枝裕和自己的母亲去世后,他怀着“没能为母亲做些什么”的遗憾拍摄了《步履不停》。随笔集里他写下:“电影《步履不停》就始于这股悔恨,所以我反对强烈地想要把它拍成一部明朗的电影,不是讲述母亲走向死亡的过程,而是截取她生命中的瞬间,并把家族记忆中的阴翳收藏进这一刻,就像最后一次目送母亲的背景那样。”

  海街日记

  即便是《海街日记》——这部被看作是枝裕和最温情的作品,也是通过一场葬礼展开叙事。这部影片改编自日本漫画作家吉田秋生的同名漫画,讲述了香田家的三姐妹在父亲的葬礼上遇到了同父异母的妹妹浅野铃后,四人一起生活的故事。漫画简体版于今年10月由雅众文化引进出版。无论是电影还是原作,“死去的父亲”都是这个重组家庭中一个隐秘的心结。对于香田三姐妹,尤其是大姐幸来说,抛弃母女和别的女人私奔的父亲属于“典型的无能”,十五年来,幸从未原谅过父亲。年少时对父亲微弱的记忆却始终让成年后的佳乃和千佳对成长过程中那个缺失的父亲形象留有幻想和渴望。而这些恰恰是铃所拥有的。而在铃看来,正是自己的母亲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夺走了姐姐们的父亲。

  或许,也是怀着这种略带愧疚又想看看父亲生活过的地方的心思,铃搬到了香田家。四人在日益渐长的相处过程中,那些对彼此来说都存在缺失的关于父亲的记忆逐渐融合。幸开始理解并认同那个既无能,但又绝对温柔的父亲。这样的父亲,其实又有点接近是枝裕和的许多电影中以“良多”为名的男人们。

  是枝裕和在《步履不停》的原著小说中借良多之口说出:“直到我真的搞清楚的时候,我的人生已经往后翻了好几页,再也无法回头挽救什么。因为那时,我已经失去了我的父母。”讽刺的是,经过漫长时间才选择原谅父亲的幸,获得的只是单方面的和解,一种依靠记忆勉强得到的回应。临死前的父亲是否怀着对过往经历的悔恨,对记忆里少不更事的女儿们的思念走向了人生的终点?对于父亲来说,这个和解终究太晚了。

  对比是枝裕和在《小偷家族》中让五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角色组建家庭以谋求生存,吉田秋生在《海街日记》中所呈现出来的镰仓更像是宏大意义上的“小偷家族”。除了四姐妹这条主线,吉田秋生对影片中涉及到的各个配角都进行了更深入地刻画。佳乃的前男友朋章因父母不和尝试过跳海自杀;海猫食堂的老板二宫因病将逝,还要处理自己和弟弟之间的遗产问题……背负着创伤的各色人等聚集在这里。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