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品读  >  丹品书香

【精致兰州·丹品书香】杨光祖:用有温度和有思想的批评发出独立批评家的声音

www.lanzhou.cn2019-04-09 10:48

 

  中国兰州网4月9日讯(全媒体记者 宋戈 王丹丹)“品读经典,浸润心灵”,各位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丹品书香》,我是主持人丹丹,节目中我们会邀请作家、诗人以及文学爱好者,分享他们与书本的故事,希望传递浓浓的书香,让网友一起来品味读书的美好。今天节目邀请的嘉宾是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委,西北师范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作家杨光祖教授,欢迎杨老师,跟网友们打个招呼吧。

  记者:杨老师,前段时间,在兰州举行了由甘肃省委宣传部、甘肃省文联主办的“杨光祖《批评的思想之光》研讨会,有10多位专家对您二十多年的文学评论成绩做出了充分的肯定。您的这部作品《批评的思想之光》主要表达了什么思想呢?

  杨光祖:《批评的思想之光》是我的第六本评论集,这是中国作家协会和作家出版社2017年推出的一套丛书,从全国选了10位批评家,如比较著名的李建军、洪志刚等,我是其中的一位,每位批评家出一本书,就是把你多年发表的一些文学评论、批评的文章收成一个集子,我给它取名叫《批评的思想之光》,主要是对当代文学,从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进行的一些研究吧。

  记者:马青山认为,您是甘肃省能够在全国发声的为数不多的评论家之一。彭金山说,在边远的西部,您发出了一个独立批评家的声音。并且您说过要用有温度和有思想的批评发出独立批评家的声音,您对有温度和有思想的批评是怎么界定的?您觉得要具备哪些条件才算是一位独立的批评家呢?

  杨光祖:有温度、有思想也是一些批评家和学者对我的定位,我认为当前的文学批评为什么会出现一些不良现象,就是因为很多文学批评一些理论看似很高大上,但是把里面的作品和作家换个别的名字,这篇文章照样成立,这样的批评其实就是没有温度的,没有思想的。有思想就是我们的文学作品是对现实的一个反映,反映得怎么样,评论家要对它进行一个深入地解剖,这样对批评家有思想的要求。有温度就是,作家写出来的作品是带着自己的生命体温的,那么批评家对作家的作品进行评论的时候,要把自己的生命感悟带入进去,不是那种高大上的空话、废话和套话,就是要用心灵去感悟作家的创作,用自己的体温去感觉它的优点和缺点,这样的评论作家才会认可,也才是有温度、有思想的评论。至于独立的批评家呢,我认为首先要有独立的精神,现在很多批评家依附于作家,这就是有问题的,优秀的批评家写的优秀的评论其实也是一种创作。

  记者:您一开始是从事古代文学研究后来转向了当代文学的评论,您为什么做这样的转变呢?当中有什么故事吗?

  杨光祖:我大学毕业分到了甘肃省委党校,讲党的政策和中西文化战略、文化思想等课程,自己业余搞一些散文创作,主要是唐宋文学研究,也发表一些文章。2000年大学访学,有机会在北大哲学系听了一年的西方哲学课,对思想产生了兴趣。之后正好有一个机会对甘肃一线作家进行评论,当时针对对甘肃比较有名的作家像雪漠、马步升、高凯等等写了一些评论。由于之前一直从事古典文学研究转到当代文学的话,觉得比较容易,着手比较有把握,所以那批文章当时都是从批评的角度去写的,文笔也比较犀利,产生了较大的反响。后来加入了中国作协,也连续发表了很多当代文学的评论,就这样阴差阳错跨进了当代文学评论的领域。

  记者:很多评论家还说到,您评论文章不仅问题意识强烈,观点新颖而独到,擅长以小见大,并将评论当美文写,评论文字不是那种理论的生搬硬套;并且,您的散文,还有着评论的尖锐深刻,有自己的哲学,那您觉得说的贴切吗?您觉得评论文章和散文在写作方面有什么不同?您是怎么处理的?

  杨光祖:我觉得评论文章和散文从骨子里来说没什么区别,像那些大师的评论本身就是很优美的散文,像鲁迅的一些评论本身就是散文,而有些散文本身带有评论性质。但如果要细化的话还是有区别的:散文更加个体化,表达一些个人的想法,比较主观,而且更加倾向于抒情来表达自己的感情。评论相对理性一些,不是表达自己的感情,而是表达对一个作品或一个作家的看法,所以更加理性客观,比如我们对莫言的小说怎么看,你必须先把作品读懂,然后把自己发现的一些问题指出来,这是评论家所干的事情。所以,评论更加强调理论和思想性、逻辑性,而散文更加强调主观、自我,同时散文可以写成独白,像鲁迅的《野草》,但是评论不能写成这样的独白体,可以说,评论更多的是对话,散文更多的是独白,两个严格地说有差别,但是到境界高一些的时候,像大家、大师鲁迅、雨果这些,他们写评论和散文的时候没什么区别,也是相通的。我个人在平时写作的时候区分两者的关系还是很讲究的,比如写评论的时候,我尽量把评论写的很美,像散文一样,有可读性,让大家喜欢读;写散文的时候,我让散文更加的有思想性,也是让它们互相交叉,写散文比较倾向于我的主观内心的一些东西,如果说一些宏大的公共话题,对一些作家作品的看法,比较客观的话题进行发言的话,我会用评论的形式。

  记者:您在文章《百花伴我成长》当中说到了您从小热爱文学,喜欢写作。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文学创作的呢?

  杨光祖:要说到文学创作就相对迟了,但是我对文学的爱好是从小开始的,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小山村,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大自然对我的文学艺术的熏陶有着很大的帮助的,因为给农业社放羊,生活在大自然中,一个人经常坐在山上自言自语,有倾吐的欲望,也比较孤独,不喜欢和人说话,所以上小学了就非常喜欢写作文,通过作文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我觉得写作就是自己的一个出口吧。到中学的时候,经常参加一些作文比赛,经常获一等奖,那个时候不算文学创作,算是习作或作文训练。到大学的时候才开始散文创作,在一些报刊发表小散文。大学毕业之后,开始文学评论,另外写一些散文,目前出了两本散文集。这两种创作我都比较喜欢,两种问题相互交叉。所以这种文学创作的经历让我觉得,小时候大自然的熏陶对我今后的创作有很大的关系,其实我的创作也是对大自然的一个回馈吧。

  记者:刚才通过采访我们了解到,杨老师的第一位启蒙老师是大自然,那么,您能给广大网友们推荐几本值得一看的书籍吗?

  杨光祖:其实大自然也是一本书,古代司马迁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大自然就是行万里路。我早年确实深受大自然的熏陶,后来读了很多书,书籍对我的精神成长影响还是很大的,至于推荐书,我个人觉得有点难,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人所喜欢的书是不一样的,就像每个人会找自己喜欢的人做朋友。读书最佳的就是找自己喜欢的那几本书、那几位大师。如果说作为启蒙入门的话,可以推荐几本看一下,我个人比较喜欢《鲁迅全集》,我从初中读到现在,越读越喜欢,《鲁迅全集》确实是值得当代中国人去读的书,对认识社会、提高自身思想素质和文化修养都是很有帮助的。从美学上说,可以读李泽厚的《美的历程》,宗白华的《美学散步》等,这些书能够让人进入艺术的大门,能知道什么叫美,什么叫好的艺术作品,这是很重要的。我一直强调要培养一个人的审美直觉,好还是不好,人有一种直觉,而这种直觉除了天赋以外,要通过大量的阅读一些好书,来培养艺术感觉,提高文化品位,至于具体哪本书还是因人而异,所有的经典书籍都可以去读,在读的过程中觉得哪本书适合你,就可以精读。

  记者:好的,感谢杨老师。您的批评,流溢着思想之光,有比较深入的哲学分析,精准、深刻,显现为一种理性的激情,就像您说的:“只有那种建立在文本阅读基础上的具备批判精神、理论品格的文学批评,才是一个批评家展示自己真正才华之所在。”通过今天短暂的交流,让我们了解到,杨老师在用心写作,用生命写作。这是是作为批评家对文学的虔诚与敬畏,不管是批评还是散文,都蕴含着您在文学和思想方面深藏于内心的破茧化蝶般的梦想与追求。感谢您座客《丹品书香》,也感谢各位网友们的陪伴关注,我们下期再见!

稿源:中国兰州网编辑:王丹丹

分享到: 更多

推荐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