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品读  >  丹品书香

【精致兰州·丹品书香】 尔雅:用极简的文字记录理想生活

www.lanzhou.cn2019-04-17 08:56

  故事或者语言里建设了盛大、自由的王国,比现实更丰盈饱满,叙述者创造并操纵它们,是富有俊美的王。“品读经典,浸润心灵”,本期《丹品书香》节目邀请的嘉宾是甘肃省著名作家、影视评论家、编审(教授)尔雅,与大家畅谈如何用文字记录理想生活。记者:尔雅老师,您的作品《同尘》是作家出版社2016年长篇小说重点出版项目,并且立项获得了资助,作品印数8000册,目前已售罄。《同尘》研讨会上,到会的作家、学者、专家都对这本书的艺术和思想价值作了很高的评价,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本书吗?尔雅:这部长篇小说是我个人写作生涯中,写作时间最长的一本书,从最初立项、准备素材到最后书的写作、出版,用了近6年的时间。《同尘》出版至今已有三年时间,今天重新谈起非常感慨。《同尘》中讲述了一名渴望成为一名艺术家的民间画家,他背着家里的一幅古画开始游历流浪时的所感所悟。还有一位主人公是一名电影导演,讲述了他如何在喧嚣的时代,在饱受挫折和打击后仍坚持独立电影和艺术理想的故事。

  记者:是什么动力让您坚持用六年的时间去创作一部作品?

  尔雅: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不同时期的写作,对每一个个体可能会产生不同的意义。写作对于我来说,就像日常的一种生活,不用着急,就像慢慢变老的过程,我们要学会享受这个过程。记者:您的很多作品都包揽过无数奖项,您还记得你第一次获奖是哪部作品吗?对您今后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尔雅:如果就时间段而言,我在十几岁就得过奖,我很清楚的记得,那是88年,当时还有205块钱的奖金,这个数字对那个年代来说还是很高的。文学上的一个重要的奖项,是在2003年,甘肃省首次设立黄河文学奖,我的长篇小说《碟乱》获得了黄河文学奖的第一名,长篇小说一等奖。获得奖励对于个体写作是会产生积极影响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回过头重新看待这些荣誉的时候,便是另外一种角度。我个人觉得,当写作者把荣誉、名利看得比较重的时候,对自身的写作是有伤害的,但是人们写作又需要鼓励,所以这是一个较复杂的问题,要看作者本身如何处理。

  记者:听说您的小说《同尘》的初稿基本上是以手写完成的,在互联网时代,为什么仍然选择用手写的方式创作呢?

尔雅

  尔雅:我的故乡是甘肃通渭县,通渭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那儿有大批的书法家和画家。我的故乡有一种传统,就是从小都要学习、练习并且写好汉字,我的这种手写跟故乡农耕文化的传统有关系。我一直坚持在稿纸上用传统的书写工具钢笔书写,我认为,书写是一种仪式,同时也是中国汉语写作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算起来我已经坚持手写十多年了,写作手稿已经有一定规模。手写的过程所带来的那种精神的、灵魂的愉悦感是与电脑敲打完全不同的,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记者:这让我想起来刚刚看的一篇叫《网络时代表达匮乏:提笔忘字忘掉的不仅仅是“字”》的文章,里面很多网友反映,对着一张白纸,脑子里想的字呼之欲出,却怎么也写不出来,我们经常也出现这种情况,这样的现象您怎么看?

  尔雅:传说中,我们的先祖在创作中国汉语的时候,讲了“天雨粟,鬼夜哭”,说的是文字诞生之后,因为可以通过文字洞悉世间所有的奥秘,所以天上就下起了粮食,鬼神听见之后就开始哭泣,强调的本来是鬼神或者天地知道的奥秘,现在也被人类所掌握,表达的意思就是文字本身是有生命的。中国的汉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每一个汉字的笔划都是包涵了特别的、神秘的、丰富的信息,一笔一画和一个汉字所表达的情绪跟人类的情感或者对应的某一个事物之间建立的关系非常密切,像刚才说的现代人用电脑书写,就是通过键盘将汉字拆分成若干个字母,这样就损失了汉语本身的线条、结构、笔画的书写过程,使得书写和古老的汉语言自身有了很大的距离。使用电脑时间长了,经常会出现提笔忘字的现象,我担忧的是,如果遇上停电或者网络系统故障,需要手写文字的时候,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记者:您不仅做文学创作,还有一个称呼是电影达人,秘密掌握着一些能淘到稀缺碟片的店面,据说您的碟片收藏量保持着本土第一的位置,是真的吗?您这么热衷于电影,现在又是资深影视评论家,您是怎么处理和运用电影与文学之间的关系的?

  尔雅:碟片收藏是真的,我现在收藏量在兰州本土肯定是第一,因为到现在为止,我的收藏持续了将近有二十年,至少有一万多部比较稀缺的电影资源,数量上没有问题,但是水平上不敢说有多高,只是兴趣爱好,但这个兴趣爱好已经变成了我职业生涯的一个部分,我给交大、师大开设电影和影视课程有七八年了。关于电影和文学的关系,我个人的理解,电影和文学门类不同,但是最终的表达是一样的,就像人类的艺术作品,最终趋于一个呈现的过程。电影和文学相对来讲,它们的关系比较密切,尤其是近些年,电影成为比较时尚的产业,拥有的观众群体比文学的观众群体要多很多。但我们要认清的一个基本事实是,在很多时候,一个非常好的电影作品,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好的文学文本,除此之外,如果从文学的角度讲,文学写作同样也需要向电影学习很多技术层面或者表达层面的内容,这对写作本身也有很大的帮助。

主持人王丹丹

  记者:很多人说,您的小说中一些场景很有镜头感,这应该与您丰富的影视储备有关,节目的最后能给网友们分享几本书籍吗?

  尔雅:我先推荐一本电影方面的书,美国的一位学者叫路易斯·贾内梯,他写的一本介绍电影的著作叫《认识电影》。这本书用通俗、精炼的语言,将电影工业的产生、电影风格的变化以及整个20世纪电影工业的发展过程,产生重要影响的电影作品都作了一个概括的介绍。文学方面的作品非常多,建议大家多读经典作品,像《元典》这本书,时间越是流失,它的营养就会越丰厚。喜欢写作的朋友,可以放开眼界,在世界范围内多读一些对当下产生重要影响、比较独特的作品。我现在转向了中国传统的笔记小说,最近读的是《全宋笔记》,这套书一共是102册,作为一个汉语的写作者,中国文学的根与中国古代的笔记小说有着密切的关系。

  记者:他们安静又轻浮,寂寞又敏锐,他们既与日常生活对抗,又是自我舞台上的孤独舞者。他们挣扎,沉沦,感伤,浪漫,是欲望的飞蛾,却保持了飞舞的渴望。通过今天的交流,让我们认识了一个孤独的尔雅、自由的尔雅、真实的尔雅。在他极简的文字引领下,让我们去思考、去感受、去面对内心世界最隐秘的自己。他的作品中,快意的语言自由奔放,强烈的情节和语言节奏使阅读者欲罢不能,优雅与魅惑的文字,丰富、微妙、更内在化的精确表达出理性思考,能让读者领略了他精神的高度与厚度。再次感谢尔雅老师座客《丹品书香》,同时也感谢各位网友们的陪伴关注,我们下期再见!(全媒体记者宋戈王丹丹卢文茂采访整理)

  嘉宾简介:

  尔雅:本名张哲、张九明,编审(教授),作家,影视评论家,甘肃通渭人,现居兰州。发表作品约500万字。主要作品:《蝶乱》、《非色》、《卖画记》、《同尘》、《一个人的城市》、《哑巴的气味》等,中短篇作品入选多种文学选本,获得过多次文学奖励及资助。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文艺界四个一批人才,甘肃省影视作品审查委员会委员。

稿源:中国兰州网编辑:王丹丹

分享到: 更多

推荐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