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品读  >  文化时评

2019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剧目评论(六)

www.lanzhou.cn2019-08-12 09:29

  中国兰州网8月12日消息 6月18日至8月18日,2019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在北京举办。参演剧目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涉及30个剧种。30台大戏中,现代戏17台,占比达57%,体现了基层院团扎根基层、关注现实的创作特点。本报已于7月8日7版、7月15日6版、7月22日6版、7月29日6版、8月5日6版刊登了相关评论文章,此次为会演剧目评论系列之六。

  桂剧《破阵曲》:戏剧张力的多重生成

  2006年,桂剧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近几年,以张树萍为代表的桂剧人推陈出新,先后推出了《瑶妃传奇》《漓江燕》等新剧。我观看了大型民国戏桂剧《破阵曲》的首演,五位主角在主副线历史现实、戏里戏外、前线后方的交织穿插之中显现出大气磅礴、细腻丰盈、层次清晰的戏剧张力,画面时尚、干净、简洁。

  五个男人一台戏。《破阵曲》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是五个男人的一台戏。五位主角,依次占据其中一场戏的主要戏份,他们的遭遇既相似又有不同,五场戏的情绪起起伏伏,最后化悲愤为力量。编剧放弃了线性叙事层层铺垫渲染推出高潮的方式,整部戏总体上更像是一首复调的散文诗,一部有五个声部的音乐作品,在想象中进行影像与形象的横向整合,才能理解其中纵横交错的妙处。

  主副线交织。《破阵曲》主线是舞台表演的抗战大后方,副线为多媒体播放的前方如火如荼的抗日战场,主副线交织,副线如浓稠的惨雾锁住主线,使后方充满烟火气的日常弥漫着战火硝烟。

  新旧戏映衬。新旧戏映衬在《破阵曲》中至少具有三个层面上的含义:一是契合抗战剧情的又一层言说;二是凸显欧阳予倩的桂剧改革;三是新旧戏对比作为传承与创新的策略。三层含义内容与形式紧密结合,做到既有看头,又有精神灌注。

  “歌女”与“义勇军”。在国家民族的非常时期,民族主义情绪高扬,音乐是最有效的激励人心的方式。全民族群情激昂的大合唱,会让每一个人产生休戚与共、团结一致的集体归属感,关于国家、集体、个人关系的抽象概念在合唱中得到情感经验的具体确认。《破阵曲》选择《天涯歌女》作为主题曲,以“歌女”贯穿烽火狼烟,是游子的自况,也是今天的人回望时的指认。除了桂剧本身的音乐伴奏,剧中还融入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熟悉的音乐,包括《义勇军进行曲》《负伤战士歌》《何日君再来》《思乡曲》等,一方面从听觉上贴近历史,回归这些音乐出现的本来历史语境,另一方面也由于这些经典歌曲流传到今天所生长起来的独特文化审美内涵,拉近了剧作与观众的距离。当剧作结尾《义勇军进行曲》合唱响起,在歌声响彻的地方,每一个“歌女”,都是“义勇军”。(作者: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李雪梅)

  花鼓戏《乡月照人还》:重建乡村精神展现中和之美

  重建乡村精神,塑造典型形象。花鼓戏《乡月照人还》讲述了企业家郑石山回到乡村创业,带领乡亲们脱贫的故事,塑造了一个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企业家形象。故事围绕郑石山回乡展开,以创业扶贫为核心,层层铺叙,主线讲述了郑石山回村创业的波折和不易,副线讲述了郑石山与垂暮的父亲的父子情,与旧情人秋花的男女情,与邻里的恩恩怨怨。写乡村故事、讲乡村过往、刻画乡村人物。关注农村、关注农民、关注脱贫,主线副线交错展开,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最终将核心回归到重建乡村的精神层面,践行新的乡规民约。

  写意融汇写实,营造诗意场景。中国戏曲最大的特点在于写意性,而戏曲现代戏受话剧影响,具有一定的写实性,写意性和写实性的融汇,恰恰是体现剧作家和导演艺术功力之处。此剧剧作家胡应明和导演王国胜把握得恰如其分,配合相得益彰,村口的大青石、村落里的土窑、行走在乡村间的村叟,既是写实的,又是写意的,他们既是乡村里实实在在的存在,但同时又是乡贤文化的载体。这种写意与写实的融汇还体现在郑石山、秋花、大花等人身上。剧中好几场关键戏份都是在月光下展开,营造出浓浓的诗意。

  唱腔优美动听,表演精彩纷呈。荆州花鼓戏的唱腔委婉动听,行腔流畅,疏密有度,以抒情见长。该戏的作曲唐从伟、冯鹏显然花了一番功夫,花鼓戏唱腔中的“高腔”“圻水”等主腔在该戏中都有所体现,彰显了荆州花鼓戏独有的唱腔特色。表演上也是精彩纷呈,既有大段抒情见长的独角戏,也有载歌载舞的群戏,还有男女对唱的对手戏,表演节奏也是快慢穿插、冷热互替,体现了导演对舞台节奏的把控。该戏饰演男一号的罗涛老师嗓音洪亮、表演细腻,他把还乡的企业家郑石山塑造得丰满真实,郑老爹、王大花的表演也是可圈可点,演员整体高水平呈现,全剧看不到“演”的痕迹。

  善于掌握分寸,展现中和之美。此剧写人、写事、写景、写情怀,情感交织,但剧作家和导演始终把控着分寸,不过分渲染,也不夸张呈现,剧中人物无大喜大悲,展现了中国戏曲最高境界的中和之美。全剧就像一幅水墨山水画,显山显水,但同时又有留白,给观众想象的空间和发挥的余地。(作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梅兰芳纪念馆原馆长 秦华生)

  眉户剧《六盘春雨》:扶贫扶志唱戏唱情

  我们通常说,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艺术是生活的反映。看《六盘春雨》最突出印象就是生活气息浓郁,接地气。一个又一个的生活元素,都被主创人员艺术化地融入戏剧当中,是典型的宁夏六盘山区群众生活的生动体现,观众在欣赏戏剧时感到很亲切,有吸引力。

  《六盘春雨》讲的是第一书记与老支书密切配合,带领全村乡亲们脱贫致富的故事。这个戏的故事之所以能够讲得完整、流畅,具有一定的生动性,就在于编、导、演的创作理念非常清楚,很到位,即从头至尾都是将歌与舞、与故事的起、承、转、合的铺排紧密结合在一起。

  戏曲创作离不开虚拟性、假定性以及程式化的形式与内容的相融合。在这方面,编、导、演同样做了许多有益的尝试,尤其是对戏曲现代戏如何表现现代生活这一难题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在戏曲的继承与发展方面做出了努力,值得称道。

  《六盘春雨》在人物形象塑造方面是下了功夫的。第一书记郝春雨是戏里的一号人物,主创人员更是竭尽全力打造:他不达脱贫目的誓不罢休,从头至尾充满了朝气与活力;他把扶贫政策吃得很透,不仅集中宣传、时时宣传,而且事事处处都按政策办;他运筹帷幄,把麦穗儿这个能人、好帮手请来,为乡亲们解决了许多难题;他与老支书郝铁梁密切配合,不但站得高、看得远,而且一直保持着谦虚谨慎、朴实无华的工作作风;他把对“硬骨头”白世宝的扶贫扶志作为工作重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带领乡亲们为他修房子,还鼓励他、帮助他把做豆腐的手艺再传承下去;他始终和群众打成一片,尤其对贫困户七奶奶更是关心得无微不至。如果说,他与麦穗儿一起为七奶奶煎汤熬药的细节令人难忘,那么,他与老支书郝铁梁身先士卒带领乡亲们与洪水搏斗、舍生忘死的悲壮场景,则更是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综观全剧,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不止一号人物郝春雨一个,还有敢想敢说敢闯敢干,率先带头二次创业的返村能人麦穗儿;数十年如一日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工作的老支书郝铁梁;“一个都不能少”的脱贫致富典型白世宝……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者:国家一级编剧,宁夏民族艺术研究所原所长,宁夏戏剧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会原副会长 杨建国)

  现代戏《魂系金银滩》: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

  《魂系金银滩》以感动青海十大人物的基层优秀党支部书记拉夫旦、徐永林等人物的先进事迹为素材,通过艺术加工、升华、提炼,描写了在广袤的金银滩大草原上,藏族基层女党支部书记卓玛措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的情况下,依然带领广大牧民艰苦创业,为建设新牧村努力拼搏的感人事迹;艺术地再现了卓玛措建立草原卫生院,资助贫困大学生,收养孤寡老人,在生命垂危时缴纳特殊党费等感人场景。剧目音乐保持了青海平弦传统的原汁原味,柔婉、激越,慷慨、深沉;舞美设计质朴、厚重,意境深邃,草原、帐房、卫生院、工地等场景的真实呈现给观众以强大的视觉冲击和真实感受;剧情的跌宕起伏、人物的悲欢离合更让观众产生心灵震颤。具有浓郁青海特色的藏族风情音乐和舞蹈穿插其中,成为全剧的一大亮点。

  《魂系金银滩》全剧情节曲折,环环紧扣,洋溢着浓郁的时代气息,生动地塑造了基层党务工作者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光辉形象。它贴近基层,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是一部弘扬主旋律、讴歌真善美、传播正能量的艺术作品。

  《魂系金银滩》剧中的人物和事迹让观众的心灵经受了一次洗礼。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中,不顾生命安危,不计个人得失,一心想着群众的利益、集体的利益、国家的利益。从她的身上,我们感受到一名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情怀和崇高的思想境界,观众也通过这部戏深深体会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纵观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让中国人民翻身做了主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70年的时间里,我们的国家已发展成为一个繁荣、富强、民主的国家,在世界上有了自己的话语权和应有的尊严。

  一个剧种的发展少了任何环节都无法传承下去,《魂系金银滩》音乐唱腔的创作,不仅明确了连曲体走向板腔体的发展进程,也更加确定了平弦戏这个实验剧种逐渐走入成熟剧种的发展方向。该剧在音乐设计上借鉴了许多藏族音乐,既表现了正能量主题立意,也突出了人物情感的表达。本着“在继承中发展,向创新中迈进”的目标,立足河湟,该剧不愧为一部深入人民精神世界的好戏。(作者:青海省戏剧家协会主席 傅晋青)

稿源:中国文化报编辑:王丹丹

分享到: 更多

推荐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