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品读  >  文化动态
第四届“施耐庵文学奖”颁奖丨叶舟《敦煌本纪》等5部作品获奖
发布时间: 2020-11-20 20:55 稿源: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   编辑:刘明德

  中国兰州网11月20日消息 11月20日下午,第四届“施耐庵文学奖”颁奖典礼在施耐庵的故乡兴化举行。

  2020年10月,经过多轮投票,阿来的《云中记》、范小青的《灭籍记》、叶兆言的《南京传》、麦家的《人生海海》、叶舟的《敦煌本纪》等5部作品获奖。

颁奖现场

  叶舟的《敦煌本纪》获得评委会颁奖词:

  叶舟的《敦煌本纪》是一部饱含着西部精神和文化符码的恢弘之作、磅薄之书。作者以深邃的历史视野和宽厚的人性情怀,生动而绵密地叙述了敦煌沙州城内三大家族几代人在20世纪宏阔历史中的命运沉浮,塑造了一系列性格鲜明、充满活力的人物形象。小说以层峦叠嶂的故事、纵横交织的人物、别具风情的环境,成功再现了西部历史的奇崛与壮阔、西部文化的诡谲与独异,复活了充盈着英雄主义和浪漫气息的西部精神。整部作品意蕴丰厚、气象开阔、汁液饱满、元气淋漓、张力十足,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地理版图,呈现了崭新的艺术经验。有鉴于此,评委会决定授予其施耐庵文学奖。

  “施耐庵文学奖”全称“施耐庵长篇叙事文学奖”,以《水浒传》作者、“中国长篇小说之父”、兴化籍文学家施耐庵的名字命名。“施耐庵文学奖”旨在推动汉语长篇叙事的创新与繁荣,进一步提升汉语长篇叙事作品的世界地位,在海内外具有重要影响力。从2001年创立到2020年,历经9年光阴酝酿,以其鲜明的独立性和独特性赢得了尊重和认可。时至今日,施耐庵文学奖已成为华语文坛重量级的文学奖项之一。站在施耐庵文学奖的颁奖台上,成为作家们向往的高光时刻。

  相关链接:

  颁奖词:

  《云中记》阿来

  《云中记》具有强烈的抒情气质,单纯的故事情节因为抒情而显得饱满充沛。作家以文学的形式回应泣血椎心的巨大苦难。小说塑造了一个孤独而固执的祭师。他独自返回村庄的废墟,祭拜山神,安抚亡灵,主持生者与死者的对话,最终与村庄一同滑落,消逝于滔滔江流之中。这个人物以独特的方式显示了古老的勇气和责任。《云中记》的叙事隐含复杂的回旋与呼应,相似的意象重复再现,忧伤、悲苦和思念在不断的回荡之中愈来愈强烈,形成回旋的抒情洪流。《云中记》是一曲悠长的挽歌,浑朴而醇厚。

  《灭籍记》范小青

  《灭籍记》是当下不可多见的后现代主义的叙事文本。范小青顽强地接续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先锋话语与人学主题,以写实的笔触构筑虚幻与荒诞的世界。小说以寻找为叙事动力,但层层打开的是一个又一个疑问,是一重又一重迷失,外物不可知,自我不可证,人生的意义被反复拭擦和消解。作品的叙事风格鲜明独特,错误、缠绕、幽默、反讽、谐趣,举重若轻、化悲为喜,在无中生有,于有中变无,欲清还浊,欲真还假,是范小青近来喜剧美学的集大成。范小青赋予了日常讲述以小说叙事的特有魅力,口语的话风,对话机制的设置,流行语的戏仿,仿佛不加节制的饶舌,使得纸上文本的阅读时时幻化成众声喧哗。

  《南京传》叶兆言

  叶兆言与南京的关系有点像上海之于王安忆,北京之于王朔。《南京传》让叶兆言成为中国城市写作的第一人,这部受到《伦敦传》影响的作品,却充满了中华文化的韵味。在《南京传》之后,作家似乎兴起城市写作热。对一座城市的历史和文化的表现与理解叶兆言自有独到之处,但对于叶兆言来说,文体实验的成就更为重要,在《南京传》中,小说与散文、历史与新闻、虚构与非虚构、随笔与叙事的界限被打破,文体的试验性和独创性自然呈现,这是叶兆言多年艰难探索不懈努力的一次完美实现。

  《人生海海》麦家

  《人生海海》是麦家对自我典型化叙事的一次超越,在对“故乡”的回望中建构起了独特的文学隐喻与诗化心史。多重视点下的“上校/太监”传奇命运故事的讲述,乡村/城市/世界三位一体的故事时空的构筑,不仅仅隐喻了乡土中国被迫卷入现代化的历史进程,还裹挟着叙述者“我”的精神成长史。叙事空间的切割和重组,弥补了叙事时间的断裂,使得“我”得以抵达历史的深处,重新触摸童年经验中的创伤。在此,麦家重释了“英雄主义”的文化内涵,在对人心与人性的探幽中发掘出了别具意味的历史寓言和存在思辨,并达成了自身与命运的和解,文学疗救心灵的美学和道德功能也得以彰显。

  文图丨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雷媛张海龙

稿源:掌上兰州·兰州晨报   编辑:刘明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