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兰州网  >  品读  >  美文欣赏
柴达木之行琐记
发布时间: 2021-03-11 10:17 稿源: 中国兰州网   编辑:王丹丹

  青藏铁路越过青海湖就折向西南,两旁的青色慢慢褪去,留下的是积雪延绵的峻岭和寸草不生的荒漠。之后,在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它一直下坡盘旋。听说还要11个小时方能抵达我要去的盆地腹部——格尔木城,烦躁和厌倦立马袭来。30多年前(上世纪90年代),青藏线刚由西宁铺轨到格尔木。虽然出行颠簸少了许多,可柴达木很大而车又慢,走的时间长总会让人疲惫。盆地四周围有昆仑、祁连与阿尔金3个大山系,而盆地里3个多世纪前乾隆钦定的《西域同文志》就说:“‘柴达木’蒙语,宽广之谓。”

  盆地很干旱,昼夜温差惊人。衣服没有季节之分,夏天夜间出门也得着棉。在河流稀疏,湖水咸化;土地盐渍,不见植被的环境里,几无歇息的强风刮出了荒芜的雅丹(风蚀地貌)浩瀚。漫漫戈壁,遥远的地平线;千里空寂,砂砾弥天。真似个“外星世界”!弄得我几次想下车,去尝尝:我的一小步,会否变为人类的一大步。

  格尔木是座新城,工业基地几乎都在百余里之外,考察任务要我们必须忙着赶路。青藏公路起始于此,不远就是昆仑山。在山麓我惊奇地发现:它就是1964年我上中学时,语文课本中《惠嫂》的场景。《惠嫂》选自军旅作家王宗元的同名小说,它描述了上世纪50年代,柴达木开发初期的故事。小李地校毕业来这里的路上,受不住风沙、严寒、颠簸和高原反应,产生回家念头。被笑为“还不如昆仑山上一棵草!”后来她在食宿站,遇到了豪爽的惠嫂。惠嫂笑语欢声中的照顾,让她感到了温暖。之后她知道,惠嫂原来也不习惯这“鬼地方”,哭闹着决意要走。惹的老惠恼火,骂她:“你呀,还不如昆仑山上一棵草!”接着老惠激动地讲起,他领着七个病号徒手修起了窑洞食宿站。让日夜奔波在高原的司机不再一路啃干馍,吃上了热饭。他们象昆仑山草一样倔强,经住风雪冰霜,建设高原。惠嫂的心弦被拨动,而高原建设者的坚毅和奋拼,也感动了惠嫂,她决心留下,一起为荒凉的昆仑添一把内地的火与热。这些都使小李深受震动,她也要学昆仑山上一棵草,在高原的阳光下成长。小说后来改拍成电影《昆仑山上一棵草》。幸喜!我见到了高原强紫外阳光下晶亮的昆仑草,让我寄托了对上世纪50,60年代建设者奉献的敬意和钦佩。

  此之前,我去过锡铁山铅锌矿。它在察尔汗盐湖北面——荒凉狰狞的锡铁山脚,是国家最大的铅锌矿。有许多年轻的大学、中专和技校的毕业生,都在积极愉快地上、下班。交谈中也了解到,他们几乎都感到,在锡铁山工作还是比较顺心。这里没买房困扰,成家就早。下班后,许多在城市夜生活的消耗与精力都投入到对孩子的培养。这里较高的工资收入也很吸引人,格尔木开发跨开了新步!

  车再前行一些,就是海拔3800米的小镇纳赤台。它是青藏公路通车初,俗传的“纳赤台感冒得病,五道梁气肿送命”的可怕地方。可我们去时,只见一泓清泉从池中涌出,再碎晶四溅地飞泻出瑶池。汇向滔滔昆仑河,去泽润戈壁绿洲格尔木。那甘露沁涌,势高无污,醇美清澈,会吸引人们奔向更高的唐古拉。

  昆仑历来多宝,“金生丽水,玉出昆岗。”涵持信仰,寄托修行的昆仑玉,是传世的宝贝。它质地细润,油性沁腻,淡雅清爽中蕴含着灵性;奥运奖牌“金镶玉”选它为材质。听说现在最差的原石一公斤也要卖好几千元,而我们去时不过几毛钱,价格上涨近万倍。柴达木身价也象它一样,在惊人地飙升!

  如今,连接敦煌至青藏铁路的格敦铁路已经通车。高原铁路沿途的戈壁城市格尔木、德令哈、大柴旦、冷湖和茫崖都有了相当规模。火车早已到拉萨,速度也比过去快了很多。盆地内高速公路四通八达,航班也在起降,惠哥嫂们一辈奉献的时代早已过去。上世纪50年代以来几代人的努力,大漠繁荣已处处呈现。国家的强大,让我们每个人的小步,在世界上跨出了大步。(作者:浙江工业大学教授 丁伯阳,曾在中科院兰州分院工作多年)

  2021.3.6

稿源:中国兰州网   编辑:王丹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