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候频过小雪天,江南寒色未曾偏。”站在小雪时节绿意依然的杭嘉湖平原上,我想起了陆龟蒙的这句诗。经历了连续的雨天和气温的骤降,大地即将进入休眠。走在那片土地上,我时时忍不住微笑。此刻,当我回想、记录,又忍不住微笑。我愿意回想那些美好的画面,享受一份由衷的欢喜。
2021/04/08
我们等待他人对自己的作品提出批评意见,往往成为虚幻,这里边有这么几种情况,一是,审美主体对你的态度是友好的,他极想提出切中要害的正确的批评意见,用以改变你的创作,但认识能力有局限性,不能提出针对病症的治疗方案,只能是束手无策,爱莫能助。一是认知能力低下,洪教头团队的成员,却把自己...
2021/03/30
生活如何解释?从古至今,也没有人对生活给出一锤定音的释义,原因是生活本身太过复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体验和认识,每个人也有自己从生活中得到的个人感悟。正因如此,当我们体会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之时,真正的感受是哈姆莱特成为了生活本身,才导致每个看向他的眼光和视角不可能取...
2021/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