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因为李白的诗,武汉有了“江城”之称。但我与武汉结缘,与李白无关,而是源于祖父的愿望。我一出生,祖父就对我的人生做了决定:只能做读书人。母亲后来告诉我,祖父把我的胎毛用红纸包起来放在自己胸口贴身的荷包里。母亲奶水不足,祖父把自己唯一一件穿了几十年...
2019/08/20
来妙峰山,不是为了登高吗,也不是祈福上香,我是慕名而来。为了那涧沟村的玫瑰谷,一望无际的花海,沁人肺腑的芬芳,让人陶醉。洒满金色霞光的,妙峰山,沐浴在,浓郁的花香中。
2019/08/20
清代光绪十年(1884年),古城兰州迎来了一位新的朝廷命官,来自湖南浏阳的谭继洵出任甘肃布政使。“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黄河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没有人在意一个封建官僚的来去。兰州因此有幸的是,十九岁的谭嗣同跟随父亲来到了兰州,在这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留下了美好的诗篇。
2019/08/14